欢迎访问:亚洲视频如花到第一页--在线第五页如花岛--如花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完美的爱巢

完美的爱巢

录音室是个完美的爱巢:不管我们叫得多大声,都不怕邻居听到,又有厚厚的地毯,充足的光线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面玻璃窗没有窗廉,可是只有楼上嘉羚房间的窗子可以看进来…理想极了!

  「录音室?那要有好消息才能进去啊!」

  「哎唷!哥,你好严喔!不过这次期考成绩一定会令你满意。」

  「哥…」嘉羚咬着下唇,用娇媚的眼神瞄着我:「还有一件好消息…」

  「什么啊?」

  俏脸蛋泛着红霞:「今天…今天是月经后第一天…安全期…」

  想到可以尽情放射在嘉羚美好的小穴里,我差一点忘了我事先安排的节目…

  「哦!你得先等一下,等两分钟才能进来啊!」

  嘉羚好奇的问:「做什么啊?」

  但是我只亲了她一下,就溜进录音室中…

  「两分钟了!我可要进来…啊!哥!」嘉羚张着小嘴,惊异地说不出话来…

  录音室的电灯全关了,然而五座水晶烛台和两盏油灯四下投射我们摇曳的身影,音箱流泄出巴洛克音符,房间中央的地毯上铺着紫白相间的野餐桌巾。我牵着嘉羚修长的玉手,穿过丛丛的龙舌兰,来到房间中央,递给她一支粉紫色的长茎玫瑰:「祝妹妹有个愉快的暑假。」

  我凑近她的耳边:「爱你!」

  「喔!我爱你!」嘉羚的眼中闪着泪光,紧抱着我,我们温存地拥吻了一会儿…

  「你先坐下,这一次你得等五…不…六分钟。」

  我急忙地跑进厨房忙了一会儿后,推着一部小推车回到录音室。嘉羚原已经坐在桌巾上,看见我回来,她又好奇地跪起来,察看那小推车。

  「不是答应你,如果考得好要请你吃一顿吗?不过因为你今天迟到,要罚罚你:要吃一道菜才可以脱一件衣物,要是衣服没脱完,不能爱爱啊…」

  「不要嘛!人家又不是故意迟到的,规矩那么多…」

  「不要多说,乖乖吃完哥做了大半天的晚餐…」说着,我从餐车上拿出前菜和汤:「好啦…先脱那两件呢?」

  嘉羚不知道我到底做了几道菜,所以迟疑了一下才决定让我脱了她的黑皮学生鞋。

  「喔…」她轻轻地伸屈着袜子里的脚趾,我揉着那双温热的脚:「好可怜的小脚,在鞋子里闷了一天。」

  「啊…好舒服…」嘉羚一边享受着我在她趾间、脚掌和小腿按摩,一边吃着我用义大利腌肉包着烤的明虾(配芒果佐料),小肚子居然发出细微的「咕噜」声。我笑了笑,她噘嘴撒娇地说:「哥讨厌!笑什么嘛!人家中午什么都还没吃啊!」

  「好,好,不笑。虾好吃吗?」

  「嗯…好棒!哥,我喂你…」嘉羚把盘中一半的虾,一只一只地咬在她两排洁白整齐的贝齿之间,喂到(也顺便亲吻着)我的唇间…「嗯…」嘉羚尝了一口蚵仔(像拇指大小的豪肉)在芦笋浓汁和牛奶中煮成的浓汤,发出满意的声音。

  这一次她居然把汤含在口中,凑过来把两片朱唇贴在我嘴上,缓缓地把汤注入我口中。这样的进餐法使我的下体兴奋地勃起着,不知道对嘉羚有什么影响?

  每道菜的份量都很少(肚子太饱妨碍「性」趣),所以很快就到了沙拉上桌的时候。我把蟹肉,小黄瓜片、和用法式芥茉调制的蛋黄酱端上桌巾:「现在脱什么呢?」

  嘉羚似乎在心里挣扎着……出人意料的,她红着脸,两手探入百褶裙下的腰际,缓缓地把三角裤沿着修长光滑的腿滑下来。

  「哇!这么快就…妹妹,你对哥做菜的本领太没信心了吧!」

  「坏哥哥!」嘉羚用力掐了我的大腿一下:「人家…人家只怕万一…万一菜不够、或吃太饱…」

  「哥知道啦!你是怕哥等会儿脱不到内裤,会虚渡良宵。我知道妹妹的好意了…吃吧!」

  我们互相用叉子将沙拉料喂到对方口中,再用舌尖沾着蛋黄酱,伸入对方嘴里搅拌着。

  我心血来潮,把玩着嘉羚脱下的内裤:虽然不过是一条白色的棉质三角裤,但是至少不是大到遮住肚脐的那种松垮内裤;裤裆里面有一点儿黄黄的,我凑上鼻尖,深深地闻着。因为月经刚结束,嘉羚阴道分泌物是清澈的(接近排卵时,分泌物会变得浓而味骚),因而裤裆里只闻得出熟悉的淡淡体香和清寡的尿味…

  「咦?」我的鼻子因为凑得太近裤裆,而沾到了湿湿的液体:「哇!嘉羚好疼哥哥,还为哥特制了佐料…」说着,我含了一口蟹肉沙拉,又在嘉羚的内裤裆中舔着、吮着那一片潮湿,嚼拌后吞了下去:「啊!妹妹的爱液(按:没有尿液和汗水那么强的咸硷味,必是爱液无疑),原来是美食秘方啊!」

  嘉羚面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:混合著美少女的清纯害羞,和女人动情时的淫激

  当我拿出一碟烤得松松的迷迭香面饼时,嘉羚叫我脱她的白色长袜。我先脱了一只,但是被她又亲、又揉、又赖皮地说服了:「好,好,好,一双袜子算是一件衣服。」

  「对嘛!那有人买一只袜子的。还有,刚才的鞋子,也应该只值一道菜…」

  「但是,谁叫你刚才没有想到这种歪理啊!」嘉羚原来还想再赖皮下去的,但是看见我握起她的双脚,用鼻子去闻的时候,不禁稍微流露出得意的神情。

  「嗯!好香、好美的小脚啊!的确,嘉羚的脚越长越美了,比两年前我初次亲吻它们时更现出少女的成熟:优雅的弧型脚底,秀气的修长趾头,珠母似的光洁趾甲,加上白嫩的皮肤,都令人入迷。每次她穿着细带鞋上街时,都会有男人瞄着那双美脚。更因为她的小心保养,虽然在鞋袜中闷了一天,那双脚却一点儿没有汗臭。

  我仔细地舔吮着每一只脚趾,用舌头逗弄着她的趾尖,贪婪地闻着那淡淡地(由护肤液和洗衣精香料混成的)香味…

  「哟!」嘉羚惊呼了一声,因为我突然把上好的橄榄油浇在那一双俏脚上…

  我用撕成小块的饼,沾了义大利香醋和切碎的希腊橄榄(谢谢东门町XX西点店那位有门路的老板),涂着嘉羚脚上的橄榄油,再喂给她吃。

  「哇!好好吃喔!」她吃的津津有味…「当然罗!是在妹妹香香的脚上沾过的。」我发现我对嘉羚小脚的兴趣,远超过食物。抹了香油的那一双杰作,是那样的滑亮诱人,我迫不及待地捧起它们,舔着、吮着、甚至轻咬着…

  「哥,别光顾着啃妹妹的脚啊!吃下一道菜啦。」一语惊醒(淫)梦中人:「嘿!嘿!哥吃过头了…牛排上来啦,要脱什么呢?」

  「脱衬衫吧!」

  「咦…」我正觉得她的白衬衫看来有异,嘉羚却不由分说地撩起衣角,把它脱了下来,面有得色的看着我…

  我盯着那对裸露的乳房,几乎说不出话来:「胸…胸罩呢?」

  「嗯?我没有戴胸罩呀?」

  才怪!我心想:要是嘉羚真的没戴胸罩,那群衰仔看见那两个顶着白衫的粉红珍珠,一定早就把她…

  「小捣蛋!一定是趁我专心品尝小脚时,偷偷解开胸罩背扣,然后从袖子里把它抽走了!」我倒是不再在乎什么游戏规则,看着那一对美乳,任谁都会心猿意马,何况是早己兴奋、又憋了一天的我呢?

  嘉羚的双乳其实还是属于秀气型的,像两只春笋尖一样的翘着。淡棕色硬币大小的乳晕似乎因发育的较快,而显得特别突起,看起来像浮在雪白乳尖上的两个小岛,奶头因为还没有勃起,乖乖的平贴在乳晕中央。我把冰凉的香槟苹果汁倒入优雅的水晶杯中,先让嘉羚喝了几口,她想用嘴对嘴的方法喂我,我却另有

  打算…

  为了保持苹果汁的凉度,我教嘉羚坐着,缓缓的把饮料倒在胸口上:那金黄色的液体断断续续地沿着乳房美丽的弧线流下,直到乳尖,再洒入我的口中。

  「唔,好冰!」嘉羚的两个奶头硬硬的挺了起来,像两粒棕色的蓝莓。我用嘴唇贴着其中的一粒,一边尽情的吸着,一边用手掌揉着另外的一粒奶头。

  「唔…嗯…」嘉羚闭上眼睛,轻轻喘起气来:「喔…好舒服…妹妹这一颗…变红了…」

  每一次被吸的时候,她的奶头都会呈棕里透红,奶头顶端也会出现小小的凹处。

  「嗯…」嘉羚捧起另一只乳房,说:「哥,不能偏心啊!」

  当然不能!我吸住那粒乳头,她的手仍抓着那只坚挺的奶子,像在喂我吃奶的样子,纤长的手指还一下一下地捏着乳房:「喔…嗯……哥哥乖…喔…妹喂…啊…」

  我轻轻地扶她躺下。因为有着少女的韧性,她的乳房虽然不大,躺着时却不大会向两边「塌」下去。我端过盘子,叉了一块半熟的腓利米浓,放在她两乳之间,再浇下用香蕈、红酒、和奶油乳做成的浓汁。奇异的感觉使嘉羚好奇地看着她胸部上的美食:「哥,我还以为你是要请我吃夜市里的铁板牛排呢!」

  我用叉子拨下一块牛排(因为太嫩,所以不须用刀),沾了浓汁喂给她。那牛排鲜美的滋味、和入口即化的口感,使她惊奇地睁大了眼睛:「嗯!好棒!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排!」(按:美式厨师的通病,就是以为凡是牛排就只有煎烤一下,铁板上桌。然而法国人一向以为腓利米浓,若无细致的浓汁相配,或是在铁板上煎老,则有如少艾适老翁似的暴殄天物。)

  性欲是最好的胃口促进剂,牛排很快地从嘉羚胸口消失,只剩下我舔着美味的浓汁,再用舌头喂给她吃。我再次对两只翘起的奶头发动攻势,用舌头揉着那一对坚硬的蓓蕾。

  「嗯…哦…」嘉羚娇喘不已:「哦…哥哥好…哦…好会吃妹妹的奶…嗯…只有哥可以…哦…把奶奶吃得又…又硬又红…喔…」

  她一面扭动着娇躯,一面用双手握住那对奶子,轮流地把奶头喂给我舔,甚

  至自己用玉指去拨弄那只还没有轮到的珍珠:「哎…喔……好爽…嗯…哥舌头…

  哦…好棒…哦…」

  我一手搂住她纤纤柳腰,一手在她浑圆细滑的大腿和臀部揉着、摸着…终于我伸手解了她的腰带,扯开她腰旁的扣子,把那最从的屏障─学生裙─脱了下来…

  「哥哥,你犯规了!」嘉羚脸上带着慵懒的微笑:「没有喂人家,就脱人家裙子。」

  「谁说的!」我把一片薄薄的煎饼放在她丰隆的阴阜上…

  「咦?」嘉羚支起上身,好奇的看着她修长双腿之间的甜点:虽然有一层隔阂,但是当我把一勺山胡桃冰淇淋放在煎饼上时,嘉羚还是轻轻地倒抽了口气:「啊!冰冰的…」

  「马上就不冰了…」我从一盆温水中拿出一杯的温热巧克力浆,缓缓地浇在冰淇淋上,深色香浓的巧克力从冰淇淋上向下流,盖住那块煎饼,还溢到她双腿间的肌肤上。

  「唔…」冰热交集的奇异感觉,令嘉羚微微颤抖着…

  「妹,太冰了吗?」

  「嗯,没有…」

  「太烫了?」

  「嗯…也没有,可是你看,快流到…」

  「别耽心,先吃吧!」我用小匙子喂她,嘉羚倒是没说什么称赞的话,可是每吃完了一口,她就会用可爱的粉红舌头舔舔嘴唇,用眼睛瞄着我,等我喂她。

  我很乐意的让她吃完整份甜点(因为糖份可以增长性欲啊!)。

  「嗯……好好吃…」嘉羚看着她狼藉的下腹,朝我眨了眨眼睛:「都吃完了啊…那哥哥…」声音里有些罪恶感。

  「哥哥现在才开始吃甜点啊!」说着,我吃掉了那块湿透的煎饼,然后开始舔着她阴阜上溶化了的冰淇淋和巧克力浆。

  嘉羚小腹下有着丰美隆起的小丘,幼嫩而有弹性的肌肤被一层薄薄的短绒毛覆盖着。我卖力地用舌头把那儿湿黏黏的甜液舔去,但是口水却把幼小的阴毛沾得更湿,紧贴在那白细的肉丘上。

  我的手抚摸着她圆润地大腿,越舔越靠近小穴口,嘉羚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我的脸可以感觉到她阴部散发出来的体热。

  「啊…」虽然看来是白璧一样纯洁的少女肉体,但是我鼻子清楚的闻到女人下体兴奋时的馨香。她肥厚无毛的大阴唇白中透着粉红,浅褐色的薄薄小阴唇从缝隙之间微微探出,而那小笠型的包皮似乎已被阴核稍微撑起。我用手指揭开那瓣薄皮,用口中的暖气呵着那桃红色的阴核头。

  嘉羚那阴户一阵阵的收放着肌肉,而她的娇喘竟夹杂着抱怨:「呵……哥…唔…你又逗人家啦…嗯…人家从一早就…唔…就在想…喔…做爱…整天又发生…唔…那么多事…喔…害人家上上…下下的…哦…难过死了…喔…嗯…你还慢慢逗我…哎…哎…」嘉羚高高的抬起屁股,说不出话来,因为我用上唇和舌头夹住了她戴帽的肉蕾,轻轻地扯着。

  「喔…吃不消…嗯…哥哥…」

  老实说,我很能认同她的抱怨:我也想嘉羚想了一整天,只是又忙着做菜、又得去接她,折腾得我可怜的肉棒子一会儿软、一会儿硬的,我…我的那两颗睾丸都快胀坏啦!

  我的舌头沿着她浅褐色的薄花瓣上下挑着…「唔…好…好爽…」嘉羚扭着身体,直到她能摸到我的裤裆:「哦…哥哥…嗯…你虐待大鸡巴…哦…把人家关…唔…关在裤子里…哦…我来救你了!」她挣扎地把我的皮带和拉练解开,再把我的裤子、连内裤一起脱到膝间。

  「啊…」早已挺硬的肉棒弹了出来,使我不禁发出解脱的欢呼…

  「唔…」突然龟头传来火热热的感觉,害我以为要射精了(真不济事!),赶紧低头一看…

  原来嘉羚把热巧克力浆淋在我的男根上,她浪浪的笑着说:「妹妹还没吃够甜点咧!」

  「喔……」黏热的糖浆使我的龟头产生已经侵入温湿小穴中的错觉,我的男根大大振奋的跳动着。嘉羚轻快的一侧娇躯,面对着肉棒尖端,那小巧红润的嘴巴,毫不迟疑的含住了我的勃起物。

  「唔…喔……嘉羚…哦…我的小宝贝…」我呻吟着、享受着她的吸吮。一侧头,我看见嘉羚轻吐着小阴唇的阴户,心想着:唔,我不能太自私。再说,这么完美的69姿式怎容错过?

  我也像她一样的侧卧着,抬起她上面的那条腿,把头伸入她热腾腾的腿根窝里。我用手摸挠着她的大阴唇和肛门四周,那儿的皮肤沾着薄薄的一层汗水,汗腺也散发着性欲的异香。

  「嗯…嗯…」嘉羚轻轻哼着,她温暖的口腔紧紧含着我的肉棒。我用手指拨开她浅褐色的小阴唇,暴露出嫣红的内壁,嘉羚挑逗地夹放着下体的肌肉,使那小小的阴道口一下下的噘着,清清的液体也自那肉洞中汨出。我不由自主地翘了翘鸡巴…


  「呵!呵!」嘉羚居然笑我!好啊!我伸长舌头,探入那神秘的小洞中。

  「唔!」嘉羚微屈的两腿突然伸得直挺挺的,口腔深处发出「唔…唔…」的声音。

  她已经兴奋了很久,那阴道口因而充血、膨涨得紧紧小小的,我一面鼓动舌头、一面摇着头,让舌尖向小穴深处钻入。里面憋着的温暖爱液被释放了出来,混着口水,把她的外阴涂得湿湿滑滑的。

  「呜…呜…」嘉羚硬是不放出我的肉棒子,一边哼着、一边在口腔里溜动着她柔软的舌头,逼得我的龟头一挺一挺的…

  「唔…唔…」

  「哼…哼…」

  我们两拼命的口交着,嘉羚用白嫩的手指圈住我肉棒子的根部,扬动着头,用湿软的嘴唇套弄着那男根…

  「喔…喔…嘉羚…喔…」

  我也不甘示弱,用舌尖揉弄着她从包皮中挺出的鲜红阴核,我右手的中指也加入攻势,探入嘉羚绽开的红玫瑰里。

  「嗯…嗯…」她查觉我的意图,更加起劲用嘴套弄着,还不时把肉棒吐出,再用舌尖舔着龟头和茎部。

  我的中指尖沾上嘉羚滑滑的淫水,缓缓地被她窄小的洞口接纳:「渍!」的一声没入她的阴户深处。

  「哦…哦…哥哥…哦…」

  我那玩弄着她阴核的舌头、和抽插着她阴道的手指,各有节拍的发出「渍、渍」声,而嘉羚也随着那节拍哼着。

  她的一只手配合著嘴唇的吸吮而套动着,另外五只纤纤玉指则轻挤着我阴囊中两颗快要满溢的睾丸。因为套弄的快速,她嘴角发出「滋、滋」的声音…

  房间中一时充满口水(和淫水)声,我俩急促地「嘶…嘶…」喘气。

  「啊…嘉羚…妹妹…唔…快停一下…停一下…」

  「呼…呼…」嘉羚松开她的小嘴巴,翘奶头随着急促的呼吸荡动:「为什么停呀?好像快射精了嘛?」

  的确,我那阴茎暴胀发紫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;不过嘉羚大概也快达到高潮了:两片小阴唇内壁和阴核头都充血胀红,我手指抽插时,也感到她阴道口越来越窄紧,把那根中指当成鸡巴地吮动。

  「行行好,让哥射精在小穴里吧!」

  「嗯,不过我坐上座哟!」说着,嘉羚推我面向上的躺着,她像要尿尿似的蹲在我的腹上。

  我抬头看着她绽开的两瓣阴唇,瞄准着我青筋毕露、笔直向上的肉棒子罩下来,然而因为小穴入口的狭窄和润滑,她试了两次都没成功:那龟头顶开了小阴唇,似乎要插入阴道,却向前一滑溜了出来,顶在她平坦的小腹上。

  「哎!臭鸡巴!快进来啊!」她着急地抱怨着,伸手到两腿之间,握住坚硬的肉棒,边往下坐、边把鸡巴向小穴里塞。这一次我的顶端着实的被一圈肌肉夹住,然后…

  「啊!妹妹,哥在在你里面啦!」

  「哦…哦…哥,你塞…唔…塞得好满…」嘉羚美妙的小穴兴奋时,是内部湿软、外面狭窄,刚好把暴涨的大龟头卡在深处。她上下运动时,我的阴茎颈子被夹着套动,顶端则揉着她湿天鹅绒似的火热内腔。

  「啊…啊…哥…好爽啊…哥…我爱你…唔…唔…和你的大…大鸡巴…」

  「嗯…嗯…大鸡巴…嗯…恨…恨不得住在妹妹的…喔…美穴里…」

  「哥…爽死妹啦!」嘉羚一手撑在背后的地上,稳住自己,一手来回在自己双乳之间,用手指搓着那两粒蓓蕾。

  「妹妹的小穴…穴舒爽吗?」我用双手托着她的大腿根,支持着她轻盈的娇躯,而大拇指则不老实地拨弄着她挺翘的阴核…

  「唔…哥…唔…别摸那儿…啊…妹…啊…妹妹会…会…哦…忍不住的…」她的阴唇花瓣紧吸着肉棒子,随着她玉腿越来越快的屈伸,而被吞入吐出,发出阵阵的「卜滋」声。

  「妹,你…你别忍…啊…快…快…高潮吧!」

  「嗯…嗯…好爽…啊…啊…鸡巴…好硬…好烫…唔…唔…干死我啦…」

  她从蹲姿换成跪着(从上下深入插动,变成前后摇动),虽然吞吐肉棒的幅度比较小,可是阴核却顶着我的下腹挪动…

  「啊…嗯…哥,快射吧…嗯…嗯…我不行了…啊…嗯…」嘉羚的双手把握着她那对浪动着的翘奶子,用拇指和食指又搓、又捏、又拉地,把那两粒美丽的乳头都揉成粉紫色的珍珠。

  「哦…嗯…」她闭上眼,身躯向后倾,脸朝向天花板,急促的呼吸着,口中只发出微小的喔喔声,小穴里肌肉紧箍着肉棒…

  突然,嘉羚皱紧眉头盯着我,口中惊天动地的叫出来:「哎…哎呀……不好了…啊…啊…爽死人了…喔…喔…喔……」小穴里颤动收放着又湿又烫的淫水:「噢…太爽了…」

  她喘着气,依靠在我胸前,小穴里仍含着我整根硬胀的男根:「喔…哥,你怎么还没射呢?」

  我用手环抱着她苗条的身子(随着对做爱的熟悉,嘉羚高潮以后,不再因怕痒而不让人碰,反而喜欢被我温柔地抱着),她的小穴口没有因为高潮已过而松弛。虽然仍在喘息,嘉羚却继续微微掀动着屁股:「嗯…哥…舒爽吗?快射精给妹妹啊!」

  「喔…喔…」我忍不住呻吟着,在高潮边缘挣扎:「唔…唔…」

  她越来越深长的套动,口中又开始浪喘:「喔…给了妹妹吧…」深知道我贪爱听觉和视觉的刺激,她一面用浪言淫语催促我射精,一面向后仰着,用手指把小穴口拨开给我看:「唔…好哥哥,快射嘛!唔…你听小穴「卜滋、卜滋」的叫你…唔…唔…小花又湿…又红…唔…好爽喔…」

  套动了一会儿,我们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…

  「唔…喔…妹…嘉羚…宝贝…我…喔…我…喔…要射…」

  「嗯…嗯…快给我…嗯…小穴急死啦…」

  「喔…来…来了!」我挺着肉棒,全根插入小穴深处:「啊…啊…啊…」憋

  存了好几天的精液终于得到释放…

  「啊…呀…哥你射…喔…好爽…好烫…我又…嗯…嗯…哼…」嘉羚居然翻起白眼,口中只有微弱哼声。

  我一面把一股股浓精喷入她阴道深处,一面耽心地问:「嗯…嘉羚…嗯!你没事吧…」

  「嗯…哼…」她咬紧牙关地哼着:「我…我有…唔…有事…不…不好了…」

  突然凤眼圆睁大叫着:「高…高潮…啊…啊…妹妹…又来…啊…」

  小穴里又夹放着我敏感的肉棒,害我龟头如被针刺,不禁伴着她大叫出来:「啊…爽死了…」

  「嗯…妹妹也是…哥射精…好强…又多…又热…好棒啊…」

  她又伏倒在我身上,我们深情的拥吻着…

  「谢谢好哥哥…」嘉羚把头枕在我胸口,喃喃说着。

  「嘉羚,你在想什么?」

  她仰起脸,微笑地看着我:「我在想,多少国二女生吃过这样丰盛的美食?

  有这么疼她的人,花这么多功夫宠她爱她?」

  她轻轻吻了我的胸膛,说了一句少女漫画中的惯用语:「幸福…」

  「我呢,我在想,有多少国二女生经验过多重高潮呀?」

  「讨厌的臭哥哥!诱奸人家还卖乖!」她狠狠地掐我手臂,我硬是忍住不叫痛,只把嘴凑近她耳边:「哥哥爱嘉羚!」

  我们互拥着,温存地吻了起来…

  陪嘉羚洗了澡,看她又穿回制服,真的很清纯可爱。我们窝在客厅沙发上,一边聊着这一天发生的怪事,一边等着令仪姐从同学会回来。嘉羚撒娇的用我做靠背,躺在我身上,我轻轻撩起她的发梢,闻着发香,亲着她白净优雅的修长后颈。嘉羚巧笑着任我放肆:「哥,小心别亲出印子啊!」

  「嗯,盖了印子才不会被人家抢走啊!」

  「谁敢跟你抢!那么凶好像要杀人…」

  「好妹妹,别再取笑我了。这可不是我引以为傲的事。」

  「哎呀!你是嘉羚心仪的英雄呀!你今天若是没来救我,搞不好我会被欺负的。」

  「太夸张了吧!他们不至于真的…」

  「反正,谢谢哥哥!」嘉羚转身亲了我的嘴唇。

  「哦,对了!」嘉羚又送上一个长长的吻…「这个是…?」

  「是为了谢谢哥哥,花了那么多心血和时间来宠嘉羚、爱嘉羚。」

  可爱的眸子带笑地瞄着我:「还有……」红润的嘴唇又凑了上来,这一次不但嘴唇绵长地温存相触,她还把柔软灵活的舌尖探进我口中,津液交流了好一会儿:「嗯,这是谢谢哥哥…在我全身印了好多唇印…」说着小脸居然红了。

  我们紧抱热吻,嘉羚的小手不老实地放在我再次鼓起的裤裆上,我正沈醉在情意中时,电铃扫兴的响了。

  打开门,大出我们意料之外的,看见两个中年发福的妇人架扶着脸色通红、眼神散乱的令仪姐。嘉羚招呼着她们:「刘阿姨,吴妈妈,我妈她…」

  「唔,她…喝多啦!」

  令仪姐看来比她那两位同学年轻得多(像她们的女儿辈…),其中比较矮的那一个不安的看了看手表:「麻烦你们照顾她吧,我老公还在楼下等呢!」

  令仪姐突然傻笑地念着:「老公…老公…」

  「我们…我们来扶她吧。」嘉羚示意我和她两边扶住令仪姐:「谢谢你们带妈回来,谢谢!」

  两妇人放心的离开,嘉羚打算和我一起扶她妈妈上楼,但是我发现令仪姐的腿已经不听使唤地弯着。看看四下无人,我说:「嘉羚,你先上去开门,我抱她上来。」

  我抱起令仪姐小巧的娇躯,她把头乖乖的埋在我胸前,用一只手揽住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却不知为什么地在我胸前捏着。我一边上楼,一边想着:虽然令仪姐酒气冲天,我还是觉得她很惹人怜爱。我把令仪姐抱进她的卧室,放在床上,但是才一躺上床,她就发出「呕…呕…」的声音。

  「快!快!」嘉羚推开浴室的门:「进来!」

  才一扶她进浴室,令仪姐就吐了出来,虽然吐的不多,我却发现嘉羚的脸色不妙。我可不想看我辛苦烹饪的美食被她吐出来:「嘉羚,你先出去,等我确定她吐完了,把浴室弄乾净,你再进来。」

  「唔…」嘉羚有点儿不放心,但也怕忍不住想吐:「好吧!」

  她才出去,令仪姐就大吐特吐了起来:「呕…呕…」

  我故意逗着嘉羚,大声的说:「哇!令仪姐的晚餐很丰富啊!有牛排、有龙虾…」

  「哎呀!不要讲了!」

  「好啦!好啦!她吐完了。我先把这儿冲乾净就出来。」我把令仪姐扶到马桶上坐着,接水把地上的污物冲入排水孔中。令仪姐的裙摆、丝袜和鞋子也沾了些呕吐物。我帮她脱了那双细带高跟鞋,一边欣赏那双美脚,一边用温毛巾擦着她的洋装和丝袜。嘉羚探头进来:「好了吗?你在干什么啊?」

  「你妈把衣服吐脏了,我帮她擦擦…」

  嘉羚见她妈妈己经昏睡了,点了点头:「不过…不可以吃我妈豆腐喔!」

  我把令仪姐抱回床上,嘉羚看着昏睡着的妈妈,不太确定能不能单人双手的帮令仪姐换好衣服,最后还是决定把我赶出卧室:「谢谢哥哥帮忙!我要帮妈换衣服了,你还是…还是出去一下吧。」

  虽然我蛮想留下来,看看令仪姐美丽的身材,不过还是有点君子风度吧…才不到三分钟,嘉羚就探出头来:「哥,进来吧…」

  「已经换好了?」

  我一进卧室,才发现令仪姐还是穿着洋装,俯卧在床上,轻轻打着鼾。洋装的拉链已被拉开,露出白皙无瑕的背脊,和米色(淡肤色)的胸罩背带。

  「妈…她全身软软的,我一个人没法…」

  于是,我把双手伸进令仪姐敞开的洋装,触摸着她腰部光滑的肌肤,直到我可以环抱住她,然后把她抱起来,立在床边。令仪姐的头和手都无力的垂着,真像个被我抱住的大洋娃娃,嘴里喃喃说着没条没理的呓语:「唔…抱抱…嘻…好痒…」

  嘉羚红着脸,一边帮妈妈脱下洋装,一边说:「妈妈从来没有这样的,我知道,一定是爸没有陪她去,看到人家都双双对对的,心里就…」

  「嗯,而且同学会嘛,尤其是有男人在的话,总是会灌人家酒的…」

  「喂!」嘉羚突然瞪了我一眼:「不要一直看我妈唷…」

  这一说,反而提醒了我:我怀中抱的,可是个大美人哦…

  「哎呀!现在去游泳池,人家都穿的比这还少。」

  「我妈可是超级保守,从来没穿过泳装,连那种整件连身的都没有哟!」

  是吗?我心里想着,眼睛不由自主地欣赏着梳妆镜中,那难得一见的美景:令仪姐一身白净柔细的皮肤,腰枝细瘦;虽然不高(嘉羚快超过她了),但照比例来说,可算是长腿姐姐了;她米色的胸罩,鼓鼓的兜着两只不大、但尖挺的乳房;黑色的薄裤袜(那时较少见的、在腰部和脚尖没有加厚的那种)更加衬托出

  那双美腿的浑圆修长,连秀气的脚踝、脚趾、都蒙上一层神秘的性感;裤袜里米色的浅裆(比基尼式)三角裤紧包着坚挺的桃型臀部,和小腹下边的小丘陵…

  趁我还抱着令仪姐,嘉羚把那条裤袜也脱了下来,暴露出那十只白嫩清秀、浓纤合度的玉趾。

  「好了,把她放下来吧。」我们把令仪姐放上床,盖着一条薄被,熄了灯…

  一出卧室门,嘉羚就转身斜瞄着我:「怎么样?脱衣秀好看吗?」

  「什么嘛?我才不敢乱看呢!」

  嘉羚用手掐住我那条沈不住气、在裤裆中搭着帐蓬的肉棒子,笑着说:「骗ㄒ-ㄠ\!」说着,抛了个媚眼:「去我房间一下吧…」

  嘉羚抓着我膨胀的男根,牵我进入她的卧室,少女的房间是用可爱的粉红色为主调,充满了嫩嫩的清香。她把我领到她的床边,面对着我坐在床沿,怀着春意笑着说:「在这里做吧!」没等我回答,嘉羚就解了我的皮带和裤扣,拉下拉链,把我的外裤、内裤一齐脱到了膝间:「啊!哥,你好可爱哟!大鸡巴都胀红了…」


  看到她凑上粉红色的嘴唇,我的龟头不禁翘动着,期待她温柔的舔拭、或亲吻。出我意料的是,嘉羚把小嘴张开成O型,一口就把那肉棒子深深的、整根吞入…

  「啊…」我不禁冷颤了一下,男根突然被湿热柔软的口腔包容,龟头顶着窄小的喉头,实在是一种奇妙的享受!嘉羚充满笑意的向上看着我的脸,由缓渐急的套弄着口中肉棒…

  「啊!妹妹…」

  嘉羚一手握住那阴茎根部,另一手用手指轻覆在我唇上,提醒我:这儿不是录音室,而且令仪姐就正在隔壁睡着…

  享受了一回儿嘉羚妹妹的樱桃小嘴儿,我的手也不安份了:我弯下腰,伸出手,隔着她薄薄的衬衫按着胸罩的背带钩子,用中指压着背带的一边,食指和拇指捏着另一边,稍微的扭拉一下,背带就向两边弹开了。嘉羚的肩头稍缩,手指把两条胸罩肩带拉开,然后胸罩就被她从袖口里扯出来啦…

  我把她衬衫下摆,从裙头中直拉到她的腋下。如此,在嘉羚用嘴吸、用舌舔着我的肉棒时,我也可以微弓着背,伸手用手指揉着她翘翘的乳尖。随着她的套动而摇动的乳头,一触就硬了起来:「哼…哼…」

  她闭上眼睛,口腔中的吸力逐渐加强,卖力的在套着、舔着。我不敢大声呻吟,但是呼吸已变成急促而不规律。就在我快要射出之时,嘉羚却吐出了我的阳具,拉着我坐在她身边,然后跪在床上、凑近来,那春笋尖上棕中带红的蓓蕾,在我眼前晃着…

  「哥…」嘉羚轻语着:「摸得人家奶头好胀啊!喂你吃好不好?」

  当然,小姑娘没生过孩子,那会泌奶?可是看着她用一手握着一只奶子,另一手搂着我脖子,我也不禁口乾舌燥,毫不客气的吸弄着那粒奶头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…」嘉羚只敢小声哼着,那硬乳头被我用舌尖挑弄着,在我口中乱弹,只见她小脸蹩得通红:「嗯…嗯…怎么越吃…越胀得难过?换一只奶吃看吧…」

  这次,我一边在嘴里又舔又吮,一边伸手到她裙子中,把她的三角裤褪到膝间,两手在裙内揉弄着那两瓣嫩屁股。

  「哎!啊……好爽呀…」嘉羚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着:「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」

  我的右手换到她前面,探索着学生裙中的阴户:哇!嫩嫩的小阴唇绽放着,花蜜已流到了阴户口。我用指尖轻敲着她已勃起的阴核…

  「喔…哥…慢一点…啊…我要你…喔…在我里面…喔…」说着,她转身撩起百褶裙,露出结实白皙的臀部。当嘉羚翘着屁股趴下时,她的阴部整个倒过来,呈现在我面前。我依过去,伸出舌头,舔着她的阴户和屁眼儿…

  「喔…嗯…嗯…」口水加上爱液,在她腿间被搅拌得沥沥做响,甚至盖过她的哼声。刚才清洗过的下体,这会儿又弥漫着性兴奋的气味。

  我品尝着她清澈微咸的淫水,用舌尖承着她那倒悬着的阴核、鼓动起来…

  「嗯…唔…爽…嗯…进来吧…」我拨开嘉羚又湿又热的阴户,只见小阴唇内壁嫣红紧闭,阴核头更已经红的发紫了。

  我跪在她身旁,让她饥渴地看着我的肉棒,我用手指把龟头顶溢出的黏液,涂在那泛红的肉冠上:「嗯…嘉羚,妹妹,帮我加一点润滑液吧!」嘉羚的小嘴一噘,出人意料地吐了一大口温热多沫的口水在那男根上,更用纤细的指头,把我的阴茎涂抹的又湿又亮。

  她再次趴下,用闪着晶莹液体的小穴对着我说:「快!趁还没有乾,快进来吧!」

  我握着鸡巴根部,用龟头揉着那嫣红的细缝…「哦…好棒…嗯…」

  我的顶端没入了那两瓣火热的阴唇之间,抵触着紧小的入口:「哦…妹呀…

  让我深入吧!」果然感到微微的松动,我趁隙向前顶压,「淅沥」一声,整支肉棒突入女阴。龟头被层层湿润的肉壁吸入,紧紧的被包在阴道深处。

  奇妙的是……「嗯…哼…」嘉羚吸了一大口气,弓起背部,全身颤抖着;突然,她上身一沈,把脸埋在粉红色的小枕头中,小穴阵阵收放吸吮着我的阳具…

  「呜…呜…呜…」她被枕头捂住的小嘴,发出哀鸣似的呼声。我倾身对她耳中轻语:「妹妹,你己经…?」

  嘉羚回过头来,嘴里咬着那枕头,用那双令人怜爱的凤眼水汪汪的望着我。

  她点了点头,又把脸贴在床上,放开了枕头,喘着大气:「嗯…呼…呼…哥…我怎么这么快…嗯…高潮…?」

  「没关系,你休息一下吧!」

  我轻轻的按摩着嘉羚沾着香汗的脊背:「宝贝,哥哥要慢慢的动一动,可以吗?」

  「嗯…」她似乎很舒服地半闭着眼,侧着脸靠在枕头上。

  我缓缓的抽出推进那坚挺的肉棒:「嘉羚,怎么样?不会难过吧?」

  「唔…只有一点点痒痒的…嗯…哥,你呢?」

  「啊…你的小穴口…嗯…还是…嗯…还是紧紧的呢…里面…好舒服啊…」

  脸上还因高潮而泛着红潮的嘉羚,娇艳地笑了:「嗯…嘉羚的小…小穴,最喜欢…嗯…含着哥哥…哎…哎呀!哥你…你怎么又摸…人家屁股洞嘛?」

  我的两手抚摸着她充满弹性的白嫩屁股,而两只拇指则揉着她那一朵雏菊:「嘉羚…哦…」我渐渐加速抽送着:「哥哥…哼…想摸你的屁…屁股里面…」

  「里面?」她回过头,睁大了眼睛…

  「别怕…嗯…我不…不会弄痛你的…唔…唔…」我舔湿了右手食指,把唾液

  涂在那菊纹上…

  「啊…」

  「信任哥哥吧…」

  嘉羚又乖乖的依着枕头:「哦…小心一点…哦…喔…喔…」她高翘着臀部,一下下迎着我的抽插,温暖湿润的小穴微微吸吮…

  我趁她快感增加时,用食指顶着那小屁眼:「妹,放松屁股…」

  「哦…哦…」

  一滑过入那强韧的肌肉,手指便进入了紧狭的体腔内。嘉羚差一点违反了只能耳语的默契,而叫出声来…

  「痛吗?」

  「唔…不痛…只是很奇怪的…」

  「舒服吗?要不要我拔出来?」

  「嗯…」嘉羚有些害羞的摇摇头:「还…还不错…嗯…喔…留在里面吧…」

  怕伤了她柔嫩的黏膜,我只让那手指静静留在她肛门中。然而,肉棒子却越来越猛烈地抽插着那紧小湿热的小穴,红艳的阴肉被鸡巴翻进翻出…

  「呵…呵…」

  「哦…哦…」

  我们都急促的呼吸着,我躬着身,用有空的那只手伸到嘉羚胸前,揉搓着那一对吊悬摇摆着的乳尖…

  「唔…哥…快…唔…射吧…我…我又…呵…哦…是快要…快要…」

  我可以感觉到小穴的内壁,夹弄着我那猛胀的鸡巴,好多带着泡沫的爱液,滋滋有声地积在肉棒根部…

  「啊…」嘉羚娇喘着,我的手从她硬挺的奶头上移开,费力地伸到她小腹之下,寻到、并揉拨着挺挺的阴核。

  「唔…不好了…」嘉羚又咬住了枕头,我把她肛门中的手指抽了出来(小小屁眼发出「波」的一声)。

  嘉羚的娇躯也抖动了起来:「嗯…嗯…」她的屁股挺起、又落下,小穴火热地吸着我的龟头…

  终于,我也喷出了一股股的黏热精液:「啊…啊…」

  「呜…呜…」

  我紧抱着嘉羚的屁股,两人一齐倒在床上「呼…呼…」地喘着气…

  我穿回裤子,对俯卧在床上的小美人说:「嘉羚妹妹,你睡吧。我出去时自己锁门…」

  「不…不…」嘉羚挣扎着从床上起来:「我要送你…」

  下楼时,我回头看着嘉羚:她睁着疲乏的眼睛,依依不舍地靠在门边,飞了个吻,我不禁怦然心动…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无尽的乱伦 下一篇:二姐的研究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